李 琳:父亲为我们树家风

来源:咸宁市纪委监委网站 时间:2018-08-22 15:09
  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。家风的“家”,是家庭的“家”,也是国家的“家”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强调:“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,廉洁修身、廉洁齐家,在管好自己的同时,严格要求配偶、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。”每当读到这些,不由使我想起父亲。父亲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共产党员,却位卑未敢忘忧国,始终以实际行动来树家风,为子女树立风清气正的好榜样。
 
  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,转业后一直从事医务工作,曾经抢救过无数鲜活的生命,无私地帮助许多家境贫困患者。让我记忆犹新的一件事发生在我6岁时,那天天气出奇的冷,正准备上学的我听到迟疑的敲门声,只见一位奶奶裹着寒风,头上顶着白霜,手上提着一筐鸡蛋和一瓶麻油,硬要塞给准备上班的父亲,相互推让间差点摔碎了鸡蛋。父亲说:“你的心意我心领了,你家儿媳妇比我们更需要营养,拿回去给她补补身子吧!”短短的几句话,让奶奶的眼眶都红了,“我就跟你鞠个躬吧!”父亲拦住了奶奶: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 
  后来才知道,前晚后半夜,一场罕见的大雪封了山路,奶奶的儿媳妇生孩子大出血休克危及性命。人命关天,父亲闻讯后,便深一脚浅一脚、不知跌倒了多少次才赶到孕妇家,争分夺秒地把母子从死神手中夺了过来。因此,奶奶一大清早冒着严寒从乡下赶来,只为感谢救命恩人。
 
  幼小的我知道在那缺衣少食的年代,一筐鸡蛋和一瓶麻油,对于我这个有5个吃黑市(上世纪70-80年代生活在城里又没城镇户口的人)的6口之家是多么大的诱惑!不明白父亲为什么拼命地拒绝送上门的美食?
 
  下午,放学回家做完作业,终于可以吃饭了,我兴冲冲地端起饭碗,怎么又是萝卜和白菜?父亲见我半天不动筷子就问我:“怎么啦?”“我要吃鸡蛋!”我小声地嘟囔,父亲还是听见了,摸着我的头说:“你知不知道那些鸡蛋和麻油是那位奶奶家全部的家当?虽然我们是有点困难,但至少我们有吃的。”
 
  父亲的一席话,使我似懂非懂地明白了一个道理,要多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,体贴别人的难处,不该要的东西坚决不要。
 
  父亲不仅拒收别人的礼物,而且为了帮助别人度过难关,连自己的工资都经常搭进去,以致于每次发工资时,别人领到的都是工资,而他领回的常是一堆白条。
 
  一天,放学回家,我一头冲进门,家里怎么这么安静,失去了往日的热闹,难道又到了爸爸发工资的日子?房里传来妈妈的数落声:“你说这日子怎么过?四个孩子要吃、要穿、要上学,两个小的身体素质不好,还需要医药费,上面还有四个老人需要照顾。可每个月到领工资的时候,别人除了工资还有奖金,你就领回来一堆白条。”
 
  “前几天来了个全身浮肿的洪湖病人,身上只有几毛钱,我就到财务预支了工资全给了他,让我碰上了怎么能不管呢?”父亲一个劲地解释。
 
  妈妈说:“人心都是肉长的,不是我不理解你,不能每个月都拿白条回,孩子们吃什么?粮票都借不到了,能借的地方全借遍了。”
 
  “我是一名党的干部,处处要以身作则,去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。所以我每次都开一些药效好、实惠的良心药,当然就拿不上奖金了?有困难我们自己慢慢克服,不能见死不救呀!”
 
  “所以你的工资就变成白条了?怪不得别人都说你傻!”
 
  见势不妙,我推开房门有模有样地模仿父亲的语气说:“因为我是一名党的干部。”全家人都乐了,父亲刮着我的鼻子说:“面包会有的,一切都会有的。”
 
  父亲就是这样,宁可自己吃亏,也不让困难病人吃苦,这样的事发生在父亲身上数不胜数,他总是这样有求必应,替别人考虑得多,为自己考虑得少。
 
  记得父亲当年在原绿化公社卫生院当院长,母亲在卫生院当临时工,院里有3名临时工,按照上级要求,需要裁减一名,父亲二话不说,将我母亲裁掉了,气得她好几天没有理父亲。因为无论从哪方面来讲,自己都不应当被裁掉:担任临时工最早、业务最精。家庭最困难,全家10口人,只靠父亲一人的工资生活,以至于一家5口吃黑市好多年,直接影响到我们上学和就业。而父亲还是那句话:“我是一名党的干部,处处要起模范带头作用。” 
 
  正人先正己,治国先治家。父亲总是这样身体力行,当初我们都感到不可思议,甚至觉得不近情理,后来才慢慢发现,父亲心中装的是党,装得更多的是患者。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,盛赞代表们的事迹:“温暖了人心,诠释了文明,传播了正能量,为全社会树立了榜样!”从中,我看到了父亲的影子,并充满感情地为他“点赞”——“好样的!”
 
  父亲念叨得最多的是:“人遗子孙以财,我遗子孙以清白。”都说家长是孩子最好的老师,而言传身教是最好的教育,虽然父亲所做的只是一些普通、平常的小事,却像春雨随风潜入夜般润物细无声,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们姐弟四个,使我们做到勤勤恳恳地学习,认认真真地做事,实实在在地做人,个个爱岗敬业,没有一个违法乱纪。
 
  如今,退休后的父亲安享晚年,吃水不忘挖井人,他总是对党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和爱戴,一直都按时交纳党费,别人劝他:“你一大把年纪了,还交什么党费呀?”父亲正色地回答:“那不是脱离了组织脱离了党?我可不干!”
 
  每当看到党中央既打老虎又拍苍蝇的新闻时,他既为贪腐者的行为深恶痛绝,更为党中央的反腐拍案叫绝。为喜庆 “十九大”,父亲还饱含深情地赋诗一首:“《不忘初心》——不忘初心跟党走/继续前进在路上/治国理政开新宇/改革开放奔小康”。